一家5人出游1人還 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


2019-06-12 10:12:31   來源:澎湃新聞   瀏覽量:800


南京的錢明至今都無法相信這一事實:他的姐姐錢某梅去年7月帶著父母、堂伯母及外甥女一共5人外出旅游,現在只剩外甥女一人回家。姐姐今年5月在河南商丘跳樓自殺,3位老人的遺體被發現藏在深圳一出租房的冰柜內,老人的死亡時間均間隔兩月左右。


2018年5月,三位老人在外旅游合影。受訪者圖

近日,澎湃新聞從深圳市公安局證實此事,警方初步排除刑事案件的發生,具體情況正在調查。同時,澎湃新聞從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偵部門獲悉,錢某梅系高墜死亡,排除他殺。

然而,這一連串的死亡事件,對死者的親人來說,留下了太多疑惑:自2018年7月出游到2019年5月傳來噩耗,5個人到底經歷了什么?他們為何要去深圳?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而姐姐和外甥女為何不送醫或報警?為何選擇冰柜藏尸?……

冰柜藏尸

位于深圳羅湖區清水河街道的金景花園小區,是上世紀90年代初建成的舊式老小區,共10棟,每棟8層左右,均為樓梯房。澎湃新聞采訪的部分居民至今記得上個月發生的一幕:5月21日,一個大雨滂沱的夜晚,小區突然來了很多警察。經過一陣調查,警方從小區3棟抬出來三具遺體,有男有女。

小區居民介紹,涉事房屋內住的是出租戶,遺體是被藏在出租房的冰柜里。深圳電視臺都市頻道于5月24日報道稱,民警進入金景花園后帶走了很多密封箱,該事件疑是警方尋人,進入涉事房屋后發現有遺體。

這起警方尋人事件的報案人,正是南京的錢明。他告訴澎湃新聞,去年7月,他41歲的姐姐錢某梅,66歲的父親錢某德,67歲的母親皇甫某英,79歲的大媽(堂伯母)李某珍,以及19歲的外甥女繆蘭,一起外出旅游,隨后失去聯系。

今年5月12日晚,他得知姐姐錢某梅于當日下午4點左右,在河南金士頓國際假日酒店22樓墜樓身亡。失去聯系大半年的姐姐有了音信,但卻不幸離世,那隨她旅游的3位老人又在哪里?

當晚,錢明騎電瓶車去當地的南京市六合區湯山派出所報案。次日,派出所工作人員向他提供了3位老人的最后一次乘車記錄,即2018年9月8日乘坐動車到了深圳。

隨后,錢明通過前姐夫繆武從外甥女繆蘭的講述中獲知:2018年10月,父親錢某德在深圳住賓館時死亡,其尸體被用行李箱運到金景花園的出租房里,放進了冰柜;12月,大媽李某珍生病了,錢某梅要送她回來,李某珍不愿意,稱死也要死在一起,當月,李某珍病亡;母親皇甫某英,今年2月份“絕食死亡”。

今年5月21日晚上6時左右,南京市六合區警方告訴他,3位老人租住在深圳“金景花園”。隨后,他向深圳警方報案。

6月3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深圳金景花園案發現場。多名小區住戶介紹,該小區的租客很多,人來人往的。物業公司工作人員向澎湃新聞證實,3棟4樓某房間于2018年9月被一家人租下。事發后,該房間門口貼有警方的封條,封條時間注明為“5月21日”。

一名曾進入過上述房間的住戶透露說,該房間為2室1廳,沒有特別的裝修,就是普通的房子。多名住戶經記者提供相關照片,仍回憶不起對該戶租客的印象。

一位接近深圳警方的消息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警方從涉事出租房內的冰柜內找到三具老人的遺體。經調查,兩名老人因病去世,一名老人絕食死亡,其遺體均存放在冰柜內較長一段時間。目前,警方已初步排除刑事案件。

6月2日,一份深圳警方與家屬的通話錄音中,警方表示,案件目前沒有(他殺)嫌疑,現在深圳警方正組織進行尸檢,有結果會告知家屬。

跳樓輕生

父母、大媽客死他鄉,為何姐姐又遠赴河南商丘跳樓輕生?

錢明介紹,父母只有他和姐姐兩個孩子,大媽和媽媽很親,又是近鄰。姐姐經常外出游玩,這次出門是帶3位老人一起去旅游。

他將了解真相的希望寄托在此次外出后唯一的存活者、19歲的外甥女繆蘭身上。錢明告訴澎湃新聞,5月21日深夜,他在南京市六合區雄州派出所見過外甥女繆蘭,發現她的膝蓋處有傷。“我有很多疑問想問她,但見到了人,反而問不出來了。畢竟我是長輩,親人不多了,看到以后很心疼。”

錢某梅于2014年已離婚。此次在河南商丘墜樓,是前夫繆武去處理的。母親去世后,繆蘭和其父親繆武在一起。

皇甫某英的侄子皇甫松告訴澎湃新聞,在錢某梅去世時,他曾和繆武通過電話。通話錄音中,繆武轉述女兒繆蘭的話講,外公錢某德于2018年10月去世,三個大人(錢某梅、皇甫某英、李某珍)商量,買個大冰柜,將遺體冰起來放在出租屋里。后來其他人死后也這樣。兩三個月后,李某珍生病,錢某梅提議將她送回老家,李某珍說“不回去,和你們在一起”,不久去世;2019年2月,外婆皇甫某英“絕食而死”。

“她媽媽把她外婆(遺體)抱到冰柜里面去,她(繆蘭)已經嚇瘋了。外公去世時,她也想報警,但她媽不讓。”繆武在通話中說,后來女兒在網上“處了對象”,對象是河南商丘的,5月4日她來了商丘;5月7日,錢某梅也到達商丘,住進女兒事先開好房的金士頓國際假日酒店;12日錢某梅要“拉著女兒去跳樓”,“女兒說‘我不跟你一起死’,她就自己跳了。”這一天正好是母親節。

一段警方提供給繆武的視頻中,錢某梅墜樓后,繆蘭坐在酒店房間椅子上焦慮不安。有民警問她,“給你爸打電話了嗎”,繆蘭帶著哭腔回“打過了、打過了”,民警再問“給你爸咋說的”,繆蘭稱,“我還沒給他說(媽媽跳樓的事)”。

繆武告訴澎湃新聞,自2014年他同錢某梅離婚后,兩人幾無聯系。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4年、2015年期間,因冒充南京炮兵學院軍官以爭取入學名額為由騙取他人財物26萬元,繆武被法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刑期自2015年11月26日開始,2019年2月25日結束。2017年服刑期間,女兒曾到監獄探望,這是入獄后兩人的唯一一次會面。按照他此前的了解,女兒在南京一所幼師學校就讀中專,五年一貫制,畢業后做教師。

繆武說,在這次處理錢某梅后事之前,他只于2018年2月在南京見過錢某梅母女一面,見面時,他發現錢某梅手指上戴著戒指,便問她“是否結婚了”,錢某梅說“是的”,還說女兒正在英國留學。

此后他再未聯系上母女兩人,他給女兒打電話、發信息,都沒有回音。5月12日傍晚,河南商丘警方告訴他,他的前妻下午從當地一家酒店22樓跳下自殺,女兒繆蘭也在,他“不敢相信”,他一直以為“閨女在國外留學”。

5月30日,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警隊王隊長告訴澎湃新聞,“監控顯示,她(錢某梅)是自己走到22樓窗口處跳樓,路人發現后報警。派出所先處理,我們走訪時發現她女兒在房間。該案排除刑事案件。”

澎湃新聞獲得的入住記錄顯示,5月7日中午,繆蘭通過美團網預訂了商丘睢陽區某假日酒店“主題圓床房”一套,擬住時間為5天,至12日結束,繳納押金兩千余元。

6月3日,繆武向澎湃新聞證實了繆蘭的上述情況。據他介紹,女兒的精神狀態至今不好。

遺言與矛盾

父母、大媽、姐姐的相繼離奇離世,令錢明既悲痛又百思不得其解。他與繆武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他希望通過繆武從繆蘭處獲得更多情況。

5月14日深夜,繆武在微信上給他發來一張字條。這是一段摁有手印的手寫文字:“如果錢某梅、皇甫某英、繆蘭都死了,那就是錢明害的。錢明害的!我們三個人死后所有財產歸給國家”。字條上,繆蘭、皇甫某英、錢某梅三人簽名,并在自己名字上摁了紅色手印。這張字條并無落款時間。

兩位死者曾留下紙條稱“如果死了是錢明害的”,錢明認為這是雙方吵架后的“氣話”。受訪者圖

6月3日,錢明和皇甫松向澎湃新聞確認,該字條的筆跡是繆蘭的。但錢明說,他和母親、外甥女、姐姐之間確實有矛盾,但這字條完全是她們的氣話。“一開始警察也懷疑過我。”錢明說,5月下旬,深圳警方來到南京,找他做了筆錄,但最后警方排除對他的懷疑。

錢明介紹,父母只有他和姐姐錢某梅兩個子女,他此前一直在外當兵,家庭和睦。錢某梅前夫繆武也向澎湃新聞表示,一家人以前“關系不錯”,沒什么矛盾。

錢明介紹,2013年年底,他退役回家,在湯山某小區開了超市,姐姐錢某梅閑時常帶著外甥女繆蘭幫忙看店,以便弟弟、弟媳休息。只是姐姐和姐夫繆武感情出現破裂,常有爭吵。2014年,兩人離婚。

但這些年,一些家庭矛盾也開始產生。2016年年底,錢某德被查出帕金森癥,還有輕微腦血栓。在錢明看來,這是家庭內部關系惡化的“導火索”。

“我爸有病了,我媽有點嫌棄。”錢明說,父親雖住在母親那邊,除平時過他這邊來吃飯,衣服也拿到他這邊來洗。

錢某德的病癥是,“手抖,說話有點不太清楚。”錢明說,他認為父親的病吃藥可控,但母親和姐姐總是說病情嚴重,他就對母親說,哪怕把房子給賣了也要治。錢家在村里有兩處房產,一是2000年左右老兩口修的,一是2010年錢明自己修的。“我覺得這只是嚇唬一下媽媽,但她可能當真了。在房產上,她一直比較敏感。”錢明說。

6月3日,澎湃新聞來到錢明與父母、姐姐在南京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新莊一組的家。這個村小組,目前被工業園、軍校以及一個不大的水庫環繞,村中幾乎都是兩三層的樓房,當地村民表示,這里即將面臨“拆遷”,融入城市。

江寧區湯山街道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告訴澎湃新聞,因當地土地流轉,錢某德每月有1300元的收入,“老夫妻二人之間,為1300元如何分配有矛盾。老頭每月要吃藥,老太要求把錢給她。”

前述鄭姓老太太稱,錢某德經常買一些肉、菜,搭乘公交車前往兒子超市處吃飯,這也讓皇甫某英頗為介懷,認為老頭子把錢給兒子花了。錢明說,父親獲得的1300元中,400元交給母親,“雷打不動”,另外還需要負責日常開銷,最后僅剩200元左右。“但每個月看病拿藥至少花800元,不足的部分需要我來填上。”

老夫妻二人之間、母子之間的矛盾,加上姐弟之間也有矛盾,甚至舅舅與外甥女之間的矛盾,讓家庭氣氛緊張。

“姐姐離婚后,自稱曾談過一個上海男朋友,男方家里親戚是‘美國醫學專家’,能為父親治病。結果花了老人一萬元錢,老人告訴我,只是前往江寧區醫院做了個檢查。我心里不爽快,這錢是我退伍后給父親的,被花得不明不白。”錢明說。

警方和社區甚至還介入處理過姐弟之間的矛盾。澎湃新聞從南京市江寧區湯山派出所調解室了解到,2017年6月份,錢明把車停在其姐姐家門口,兩人發生糾紛,“鬧得不可開交,他姐姐最終還是沒有同意讓他在家門口停車”。

錢明承認,這一次,他因為生氣激動,動手打了繆蘭。“姐姐說她私人地方,不給我停車,你說我生氣不生氣,為這點小事報警來給我處理。繆蘭還跟著罵我,你說來氣不來氣,這個晚輩我這么付出……所以我打了她兩個耳光。”

全家出游

錢家突然出現過一次危機。

錢明回憶,2018年3月某日,他載著父親外出,車開到半道,父親吩咐他將車停下,稱“有事要講”,一臉嚴肅。等車停好了,“老爺子說,‘我想用根麻繩把你媽勒死’。”原因是,“大庭廣眾下,她一把將剛取的錢奪了去,還搶了身份證和存折。”

錢明說,父親還提到“離婚”,“他意思是勒死我媽,然后再自殺,讓我有個心理準備。”錢明認為,這完全是“氣話”。“我爸愛錢,自己錢就喜歡裝自己兜里,擱我這里(他)都不舒服,搶他錢就是搶他命。”

但意識到事態嚴重,錢明當即開車回家,找母親協商此事。

錢明表哥皇甫松向澎湃新聞證實,得知此事后,他們也曾召集一些親戚商議,希望勸解雙方,但失敗了。“姑姑(皇甫某英)呆在表妹(錢某梅)家里,我們門都沒進成。”

然而,這一家庭危機,卻在錢某德加入家庭集體出游后“化解”。

錢明和多位受訪村民表示,錢某梅離婚后從繆武處獲得部分財產、房產,經濟較為寬裕,經常外出游玩,繆蘭跟著錢某梅頻繁外出旅游。錢明稱,2016年年底,母親皇甫某英也隨女兒、外孫女外出,“常常不在家里”,在家也是深居簡出,跟外人較少打交道。

皇甫松告訴澎湃新聞,姑姑隨表妹錢某梅出門“從不打招呼”,突然就見不著人了,留下姑父錢某德在家四處尋人,“有時候(錢某德)會到我家來坐坐,我請他吃飯、喝酒。”

2017年,與皇甫某英頗為親近、時年76歲的李某珍也加入“旅游”。錢明向澎湃新聞提供的數十張照片顯示,皇甫某英、李某珍曾在2017年冬天前往上海旅游,兩位老人并肩站在外灘、淮海中路、機場以及酒店留影,表情輕松,其中李某珍老人脖子上還系著一塊絲巾。

李某珍系皇甫某英堂嫂,兩家相距僅數十米。她獨自生活在一棟兩層老樓中,睡在二樓的一間房里,樓下則是廚房。兒子一家住在隔壁,墻靠著墻。“老人愛吃軟飯,我們愛吃硬飯,便各煮各的。”李某珍兒媳告訴澎湃新聞,老人身體健康,同家人沒有矛盾,遇上逢年過節,子女及孫輩還會拿錢。

對李某珍跟隨錢某梅等人外出旅游一事,家人最初并無意見,“家里窮,沒帶老人出去玩過,有機會旅游,這也不錯”。但外出的次數多了,且每次“都不給家里人打招呼”,不免擔心。“我們都勸她,年齡太大,別出去了,她不聽。”李某珍兒媳稱。錢明稱,四人外出回來后也極少出門,不跟外人接觸,多呆在姐姐家三樓臥室。

最初,錢某德并未跟隨妻子、女兒外出,直至2018年4月。也就是說了上述“氣話”之后的那個月。

錢明稱,某日,父親未像往常一樣前往超市吃飯,他覺得奇怪,回家一看,沒人。“我媽、我姐他們外出,不打招呼我無所謂,已經習慣了,但我爸從沒這樣過。”錢明找遍了水庫、荒地和親戚家,無果,打父親電話,也沒回應。

約一個星期后,錢某德回來了。澎湃新聞獲得的照片顯示,錢某德、皇甫某英此次被女兒、外孫女帶至南京周邊游玩,在景區留下不少合影。其中一張“背影照”頗為溫馨:夫妻兩人挽手走在室外一處走廊上,錢某德有些禿頂,妻子則頭發花白。

“母親和姐姐不怎么管他,這次旅游讓他跟著一起去,應該是愿意的。”錢明說。但讓他頗為不滿的是,他從父親處獲悉,手機和治帕金森的藥被姐姐“扔了”,原因是“是藥三分毒”。“我問她(姐姐)這事,她的意思是,帶老爸出去玩,不關我的事。”錢明說。

據前述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稱,2018年5月,姐弟倆又出現糾紛。錢某梅主動要求社區介入調解,兩名老人以及繆蘭均在現場。“老太的意思是錢要給她,老頭的意思是說,把錢給你(老太)我每個月吃藥還要花一千塊,只能給三百。姐弟這邊,姐姐說已經和弟弟協商好,一人管一個,姐姐管母親,弟弟管父親。”該社區負責人說。

2018年6月,在未告知錢明的情況下,錢某德再一次隨眾人外出,時間長達一個月,足跡遍布無錫、西安等地。

錢某德這次突然“失蹤”,其兒子及社區工作人員找了一個多星期。2018年7月初,上述作廠社區相關負責人接到錢明電話,說是“姐帶著爸媽回來了”。

“我在村上見到了錢某梅,她說爸爸生病了,之前沒怎么管過他,想帶出去散散心,檢查身體。”該負責人說。她勸錢某梅,“帶父母出去玩是好事”,但得跟家里人打個招呼。“她回復說,知道錯了,下次帶父母出去,會給他(錢明)講。”

一層迷霧

然而,外出旅游回來,家庭矛盾再次升級。

錢明說,姐姐告訴他,帶父親在外面做了檢查,身體里有個腫瘤,姐姐還說,“爸爸得了這么大的病,你怎么不帶他看”。同時,父親回來后也找到自己,說要“斷絕父子關系”,生病的事不用他管了。對此,錢明頗為生氣,認為父親被姐姐“洗腦”,同時因為沒有吃藥,父親病情已經加重。當晚,錢明喝了酒,有些醉意,同姐姐發生爭吵,“我被她推了一下,我就動手打人了,結果又被姐姐、母親反打,頭皮破了。”錢明說。

沖突期間,外甥女繆蘭一直在旁邊拍視頻,他很生氣,一把搶走繆蘭的手機砸在地上。隨后繆蘭報警。錢明說,警方通知雙方次日上午到湯山派出所調解,但等了一上午,對方沒來,回家一看,父母及姐姐、外甥女均已不見。

約20天后,李某珍突然離家,未再回來。其兒媳告訴澎湃新聞,當天晚飯后,一家人外出乘涼,回來后發現老太太不見了,猜測是“皇甫某英打電話叫走了”。村里一位鄭姓老人回憶,那日白天艷陽高照,她曾親眼看到李某珍“曬被子”,沒覺出什么異樣。

然而,就是這樣,5人從生活了數十年的村莊悄悄“消失”。直至次年5月,傳來4人均在外身亡的消息。

上述社區負責人稱,2018年7月錢某德離開湯山之前,她見到他“行走各方面還可以,就是講話有點不太清楚,精神方面清楚,平時都打招呼”。

受訪的村民表示,他們對于4人客死他鄉表示惋惜,也頗為奇怪。“錢某德的身體還算好,他老婆的身體一直挺好,70多歲的李某珍身體也沒什么問題,以前還會自己種點蔬菜。”

錢明表示,父母、姐姐、大媽失蹤后,他曾和李某珍家屬多次前往湯山派出所報警,警方認為這是家事,并未受理。李某珍家屬也證實,他們曾一起去找過警方,“2019年春節前后,還去了”。

繆武稱,他此前與錢某梅沒有聯系,5月12日接到商丘警方電話,他從南京趕往商丘,確認了這一事實。隨后,他電話告知錢明。

錢明說,當時他也覺得是“在開玩笑”。根據繆武所發信息,他上網找到酒店電話,撥過去核實,“對上姓名后,瞬間覺得難過”。錢明與繆武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當晚7時16分,繆武發來酒店定位,并轉發了商丘警方拍攝的一段視頻。

錢明說,他無法理解:姐姐為何要去河南商丘跳樓尋死?自2018年7月離開家鄉,到2019年5月傳來噩耗,5人到底經歷了什么?為何要去深圳?為何父親2018年9月8日到深圳,10月份就會突然死亡?而姐姐和外甥女為何不報醫或報警?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為何選擇冰柜藏尸?

錢明還稱,他從繆武處獲悉,2019年2月7日至9日,繆蘭回江蘇金湖老家過春節,但沒有和父親繆武提起過3位老人在深圳的情況。但澎湃新聞未能從繆武處求證此消息。

5月30日,澎湃新聞曾與繆蘭短暫通話,對于家里人這些事,繆蘭在電話那頭,只說了四個字,“不方便說”。

6月3日,澎湃新聞跟隨錢明、皇甫松前往南京江寧區湯山派出所詢問情況,該派出所相關負責人透露,對于為何前往深圳而不回家,繆蘭告訴警方,原因是:“呆在家里不順心”。

6月4日,前述接近深圳警方的消息人士表示,讓人頗為不解的是,這家人確實不怎么和外界接觸,老人去世后為何不處理后事,而是把遺體存放在冰柜內,老人的女兒為何又選擇在河南自殺,外人確實難以理解,其背后原因還需進一步調查。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錢明、繆武、繆蘭、皇甫松均為化名)





【上海鄰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主營:商城開發,企業建站,APP開發,行業門戶網站(文庫系統,問答系統等)單商城多商城建站仿站等你來!我司有多套模板任你挑,價格從優,多買多得】


上一篇文章:   山東泰安市岱岳區發生2.9級地震 震源深度7千米

下一篇文章:   女孩被陌生男親醒 理由是:長得太漂亮像我前女友

 推薦資訊

    64x64
    哈佛招生涉嫌歧視,看看不同種族差距有多大!
    近日,美國司法部宣布,哈佛等美國多所高校在招生過程中涉嫌歧視亞裔學生,將對此展開調查,如果證據確鑿將提起訴訟。通過調查發現,美國頂尖高校招生時,亞裔學生需要表現得比其他族裔學生更加優秀才可以獲得平等的錄取機會。這一現象令不少亞裔學生不滿,認為受到了種族歧視。為什么大學還有歧視,哈佛官方怎么回應。
    64x64
    一家5人出游1人還 3位老人是怎樣相繼死亡的?
    南京的錢明至今都無法相信這一事實:他的姐姐錢某梅去年7月帶著父母、堂伯母及外甥女一共5人外出旅游,現在只剩外甥女一人回家。
    64x64
    山東泰安市岱岳區發生2.9級地震 震源深度7千米
    中國地震臺網正式測定:06月11日07時17分在山東泰安市岱岳區(北緯36.07度,東經117.25度)發生2.9級地震,震源深度7千米。
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文章分享
回到頂部
时时彩号码边中怎么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