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中兩被拐兒童已找回 另7名兒童仍失蹤


2019-11-15 10:53:35   來源:澎湃新聞   瀏覽量:486


“梅姨”所涉拐賣兒童案中的兩個孩子被拐賣14年之后,終于與親生母親相認。

  被拐兒童家屬11月14日向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證實,2003年被拐的貴州兒童陳前(化名)、2005年被拐的四川兒童楊佳(化名),近日在廣東河源市紫金縣找到。在警方的幫助下,兩個孩子的親生母親已趕到廣東認親。

  11月13日,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的通報也證實了這一消息。增城警方表示,此次找回2名被拐兒童后,將繼續查找其余被拐孩子,并及時公布案件進展。

  這次找到的陳前、楊佳,當年是被貴州“人販子”張維平拐賣的。2018年12月,張維平被廣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判決書顯示,2003年至2005年期間,張維平等人拐賣了9名男童,包括尋子14年的河南人申軍良的兒子申聰。

  據張維平交待,他拐賣9名兒童都是通過中間人“梅姨”完成交易。目前,神秘的“梅姨”仍未歸案。


被拐十四年后,母子跨省相認

  11月13日,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通報了找回2名被拐兒童的情況。對這一系列拐賣兒童案,增城警方自2005年起展開偵查。

  通報稱,2005年1月,1歲男童申某(即申軍良兒子)在增城一出租屋內被兩名男子搶走。警方立案偵查后,2016年抓獲5名犯罪嫌疑人,查實張維平等人曾在廣州、惠州等地實施多宗拐賣兒童積案。

  “多年來,專案組從未間斷對被拐兒童的查找解救工作,但受案件線索和技術條件限制,被拐兒童一直未能找回。”增城警方稱,今年以來,公安部、廣東省公安廳刑偵部門組織廣州、增城兩級公安機關,應用智慧新警務技術,縮小被拐兒童的查找范圍,對疑似對象逐一篩選摸排,于近期找回其中2名被拐兒童。

  此次找回的兩名被拐孩子一人叫陳前,出生于2001年8月,2003年10月被拐走;另一個孩子叫楊佳,出生于2003年9月,2005年12月被拐走。

  2017年11月,楊佳的伯父、來自四川達州市開江縣的楊巧曾告訴澎湃新聞,他的弟弟楊江2005年帶著妻子、兒子在廣州黃埔區一個小鎮租住。當年12月,楊江2歲的兒子楊佳被張維平拐走。

  據楊巧介紹,2008年10月,連續三年尋子無果的楊江精神崩潰,乘火車到達廣東英德段時,從火車廁所內的窗戶跳車身亡。此后,楊江的小兒子由楊巧撫養,孩子母親則組建了新的家庭。

  “現在這孩子終于找到了!” 11月14日,正在開江縣建筑工地上干活的楊巧通過電話告訴澎湃新聞,接到廣州增城警方的通知后,11月2日,楊佳母親去了增城,與楊佳以及楊佳的養父一方見了面。

  “孩子現在16歲了,身高有一米六。”楊巧說,楊佳是在紫金縣找到的,目前讀中學,與生母見面后便回了紫金。侄子今后是否回四川生活,主要看孩子的意愿。

  11月2日在增城與親生母親見面的還有18歲的陳前。11月14日,澎湃新聞未打通陳前母親的手機。據此前與其聯系過的另一被拐兒童家長申軍良介紹,陳前與親母見面后一起吃了飯,然后與其養父一家回了紫金。

  “孩子找到了大家都很高興,但對于孩子和雙方家庭來說,都肯定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申軍良說。

9名被拐兒童還有7人未找到

  今年42歲的河南周口人申軍良,是這一系列被拐兒童案具有代表性的尋親者。為了被拐賣的兒子申聰,他整整尋找了14年。

  2005年申聰被拐,廣州增城警方由此展開多年偵查。案件的進展,牽動著9個尋找孩子的家庭。

  “這次找到了兩個孩子,我高興得一夜沒睡。”申軍良說,盡管自己兒子依然下落不明,但警方找到兩個孩子,讓整個案件有了新的進展 。

  申軍良、楊巧等被拐兒童的家人,2017年11月曾到廣州中級法院,旁聽張維平等人拐賣兒童一案的審理。休庭時,張維平被法警帶出法庭時,坐在旁聽席的楊巧站起來,朝張維平喊:“你還有沒有人性?”

  1947年出生的張維平是拐賣兒童的累犯。法院判決書顯示,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張維平參與拐賣了9名男童,這些孩子當時最小的1歲,最大的3歲。

  這9個被拐的孩子中,除了一個孩子被賣到惠州市惠東縣,其他8名男童都被賣到河源市的紫金縣——因為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當地一些生育能力受限的夫婦,當時常托人尋找和收養外地男童。

  這些年來,申軍良一直在廣東各地尋找孩子。其他大部分被拐兒童家長,則回到老家等候警方消息。

  “這次找到了兩個,讓我們大家都有了信心。”申軍良希望增城警方繼續加大力度,查找另外7個被拐的孩子。

  “我局將繼續查找其余被拐兒童。”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11月13日在通報中稱,案情有進展將及時公布。

5人被一審判刑,“梅姨”仍未現身

  目前,這一系列拐賣兒童案的5名被告人已被一審判刑。

  廣州市中級法院2018年12月作出的一審判決書顯示,2005年1月4日,被告人周容平、楊朝平、劉正洪、陳壽碧聯手將申軍良的兒子搶走。此后,周容平將孩子交給張維平,張維平將申聰賣至紫金縣,非法獲利13000元,他將其中1萬元分給周容平等人。

  張維平、周容平等5名被告人都是貴州遵義市綏陽縣人,來自同一個村。案發11年后的2016年3月,上述5人先后被警方抓獲。

  張維平歸案后供認,除了申軍良的兒子,他還在2003年至2005年拐賣了8名兒童。

  據判決書記載,張維平拐賣9名兒童的作案地點,有4次是在廣州增城區,1次在廣州黃埔區,另有4次在惠州市博羅縣。

  廣州中院認定張維平拐賣了9名兒童,“情節特別嚴重、影響特別惡劣、后果特別嚴重”,對其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參與拐賣申聰一案的主犯周容平被一審判處死刑,楊朝平、劉正洪被判無期徒刑,周容平的妻子陳壽碧被認定為從犯,判刑十年。

  申軍良是此案中提出附帶民事訴訟的被害人家屬。據其介紹,5名被告人除張維平外,都提出了上訴。目前廣東高院尚未開庭審理。

  受到社會關注的另一名涉案人“梅姨”,目前還沒有歸案。

  據張維平交待,他2003年至2005年拐賣9名男童,都是通過“梅姨”找到買家。判決書顯示,張維平9次販賣兒童的非法獲利,除了兩次分別為1.3萬元和1萬元外,其他7次均為每名兒童 1.2萬元。每次錢到手后,張維平都會給“梅姨”1000元“介紹費”。

“梅姨當時有四十五六歲吧,短頭發,講白話,說話比較快。”張維平在庭審時稱,他是十多年前在增城活動時認識“梅姨”的,但不知道她的真實姓名。

  2017年6月,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區分局公布“梅姨”的模擬畫像,向社會征集線索。該通報稱,綽號“梅姨”的女子涉及多起拐賣案件,真實姓名不詳,現年約65歲左右,身高1.5米,講粵語,會講客家話,曾長期在增城、韶關新豐地區活動。

  針對“梅姨”第一次模擬畫像相似度不高的問題,2019年3月,山東“神筆警探”林宇輝應廣州警方之邀,到紫金縣等地調查后,繪出了“梅姨”的最新擬畫像。2019年10月,廣州警方向社會公布了這份模擬畫像。

  今年來,我國多地曾傳出發現“梅姨”的消息,均被警方辟謠。





【上海鄰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主營:商城開發,企業建站,APP開發,行業門戶網站(文庫系統,問答系統等)單商城多商城建站仿站等你來!我司有多套模板任你挑,價格從優,多買多得】




上一篇文章:   末日般的破壞!水城威尼斯80%被淹 拉響紅色警報

下一篇文章:   波波維奇不滿判罰驅逐出場 鄧肯布置戰術

 推薦資訊

    64x64
    哈佛招生涉嫌歧視,看看不同種族差距有多大!
    近日,美國司法部宣布,哈佛等美國多所高校在招生過程中涉嫌歧視亞裔學生,將對此展開調查,如果證據確鑿將提起訴訟。通過調查發現,美國頂尖高校招生時,亞裔學生需要表現得比其他族裔學生更加優秀才可以獲得平等的錄取機會。這一現象令不少亞裔學生不滿,認為受到了種族歧視。為什么大學還有歧視,哈佛官方怎么回應。
    64x64
    “梅姨”案中兩被拐兒童已找回 另7名兒童仍失蹤
    “梅姨”所涉拐賣兒童案中的兩個孩子被拐賣14年之后,終于與親生母親相認。
    64x64
    2萬字公告難證清白,莎普愛思股票跌停,宣泄著投資者的不滿!
    金融界網站12月4日訊 今日莎普愛思(17.90 -10.01%,診股)開盤報21.51元,截止09:35分,該股跌10%報21.33元,封上跌停板。昨日(2017-12-01)該股凈流出金額95.02萬元,主力凈流出0元,中單凈流出24.92萬元,散戶凈流出70.09萬元。 最近一個月內,莎普愛思共計登上龍虎榜0次,表明莎普愛思股性不活躍。 公司主要從事 以生產、研發和銷售化學制劑藥和中成藥為主要業務,12月18日莎普愛思復牌封跌停,六萬多手單封死跌停,成交額1400萬,換手不到1%。
網站首頁 我要評論 文章分享
回到頂部
时时彩号码边中怎么分